中美斷交
文 / 中央社記者馮國鏘攝
 
 

美國與中華民國關係發生重大變化,是在尼克森擔任總統期間(一九六九年至一九七四年)。一九七七年卡特就任之後,又速謀與中共建交,終於在一九七八年十二月十六日,宣布與中華民國斷交、廢約,並自台灣撤軍。這是繼一九七一年我國退出聯合國之後的又一外交重大挫折,對我國際地位及國內政治情勢都產生深遠的影響。

尼克森上台後的外交政策有兩個主軸:(一)協助有關國家抵抗蘇俄的擴張,但不再派軍隊參戰;(二)建立美國、蘇俄及中共三角平衡關係,以代替美蘇兩強對抗之局面。美國與中共最後能進一步結合,皆因雙方有同樣的需要。他任命季辛吉為國家安全事務助理,作為其外交方面的主要智囊,並交給他一份備忘錄,要求他「竭力鼓勵政府探求改善與中國人關係的可能性。」

一九六九年三月,蘇聯和中共在中國東北邊境的珍寶島發生激戰,尼克森即正式委託法國總統戴高樂,向北京方面傳達他改善雙方關係的意願。到了四、五月,中、蘇又在新疆邊界發生武裝衝突,季辛吉因而向尼克森建議掌握這個機會,向中共招手。

之後,尼克森又分別透過羅馬尼亞總統西奧賽古和巴基斯坦總統葉希亞康向中共傳遞口信。七月下旬,美國國務院宣布放寬美國公民赴中國大陸旅遊的限制;相應於此,中共方面也宣布,兩名於香港海面乘遊艇失事的美國公民已經獲救,即日可以返回美國,作為友好的表示。

同年十一月,美國海軍第七艦隊停止巡弋台灣海峽。十二月,尼克森宣布部分取消對中國大陸的貿易禁運。隔年的一月二十日,美國恢復與中共的大使級談判。九月二十七日,尼克森在媒體上透露說:「如果說我在死前想做什麼事的話,那就是去中國。如果我去不了,我希望我的孩子能去。」

一九七零年十月二十七日,尼克森又向西奧賽古表示,希望中共至少同意進行雙方的高層私人代表互訪,毛澤東及周恩來對此很快做出正面的回應。十二月九日,周恩來透過巴基斯坦駐美大使通知季辛吉,指中共有意邀請一位美國特使前往訪問,同月十八日,毛澤東對美國親中共作家斯諾表示,歡迎尼克森前往中國大陸訪問。

經過一段時間的往返籌畫後,先是在一九七一年七月八日,季辛吉訪問巴基斯坦時「忽然胃病發作」而失蹤,卻秘密飛往北京與周恩來會談有關中共加入聯合國等問題,並安排尼克森訪問中國大陸的籌備工作 。七月十五日,尼克森與周恩來同時在華盛頓和北京宣布,中國政府將邀請尼克森總統於一九七二年五月以前的適當時機訪問中國大陸,十月二十日,季辛吉再度前往北京。

終於,尼克森於一九七二年二月十八日踏上中國的土地,並與毛澤東、周恩來等人會面晤談。二月二十七日,尼克森與周恩來在上海發表聯合公報,聲明:「中美關係走向正常化是符合所有國家的利益的…美國認知,在台灣海峽兩邊的所有中國人都認為只有一個中國,台灣是中國的一部份。美國政府對這一立場不提出異議。美國同意不支持台灣獨立,但堅持台灣問題必須和平解決。考慮到這一前景,它確認從台灣撤出全部美國武裝力量和軍事設備的最終目標。在此期間,它將隨著這個地區緊張情勢的緩和,逐步減少它在台灣的武裝力量和軍事設施。」

尼克森訪問中國,對於台灣的傷害當然是十分沈重的,除了使中共提早進入聯合國以外,並促使日本於一九七二年九月與中共建交。一九七四年八月,尼克森因水門案醜聞下台,由副總統福特繼任。福特於一九七五年十二月走訪北京,曾向新當權的鄧小平承諾他若獲得連任,將以所謂「日本模式」來解決台灣問題,也就是和中華民國政府斷交,但仍維持非官方的接觸,保持實質的經貿關係。

福特沒有獲得連任,一九七七年當選美國總統的是民主黨的卡特,不過,他仍然繼續執行尼克森時代對中國關係正常化的政策。 他認定,台灣問題是美國與中國關係正常化時必須解決的第一個問題。一九七七年五月十二日,卡特向新聞界發表他對中國問題的看法時表示:「美國與中國關係正常化將不設時限,但美國不願意看到台灣人民遭到中共的攻擊或殘害」。十天後,他又在另一場演講時指出:「美國今後要化干戈為玉帛,而美國和中國的關係,是美國全球政策的重要因素。」

一九七七年底,蘇聯入侵阿富汗,隔年四月扶持阿富汗親蘇的政權,這種擴張行動使得美國大受威脅,更加急於想要拉攏中共因為與蘇俄在限制軍售和限制核子發展等方面談判失敗,為了與中共聯合遏阻蘇俄的擴張,卡特遂在國家安全顧問布里辛斯基的建議下,速謀與中國政府建交,藉以與中共拓展其他關係。

一九七八年五月二十日,卡特派布里辛斯基訪問北京,向鄧小平表示美國的決心已下,建交工作即將展開,但美國向中共提出相應條件,包括:美國繼續對台灣軍售、北京發佈對台灣前途和平解決聲明、美國與台灣的共同防禦條約依規定於一年前通知才能終止。同年十二月十三日,鄧小平接見美國駐北京聯絡處主任伍考克,表示接受美國提出的相應條件。於是,雙方建交的預備工作至此已大致完成。

一九七八年十二月十六日凌晨兩點,當時擔任我國行政院新聞局副局長的宋楚瑜叫醒了正在睡夢中的蔣經國總統,告訴他華盛頓和北京已經在稍早時同時宣佈,自一九七九年一月一日起正式建交,並與台灣的中華民國政府斷交,同時還廢止了共同防禦條約。到了三點左右,美國駐華大使安克志也將這項訊息通知了蔣總統。當天早上,蔣經國發表正式談話,對於美國承認「匪偽政權」提出最嚴重抗議,並且下令停止正在進行的增額中央民意代表的一切選舉活動。

台灣民眾獲知這個消息後更加憤慨,十六日當天就有數百名群眾聚集在台北圓山的美軍俱樂部前,砸損十三輛轎車,並且打破門窗玻璃。而全國各大專院校也在校園內發起簽名活動,以此支持政府譴責美國背信毀約的決心。一月二十六日,卡特派來台灣協商斷交事宜的副助理國務卿克里斯多夫一抵達台北松山機場,立刻遭到學生及民眾丟擲雞蛋、石塊以示抗議,蛋汁流淌在驚惶車窗上的景象令人難忘。

美國與台灣斷交之後,為了保障台灣的安全,並使商務(包括軍售)、文化的關係不致中斷,美國國會遂於一九七九年四月制訂了「台灣關係法」(美國國內法),提供台灣具備足夠的自衛能力、明列美國總統與國會磋商,依憲法程序因應台海危機。與台灣維持了半官方的關係,設立美國在台協會,並繼續軍售或是將技術轉移給台灣。

而中共為了貶抑「台灣關係法」的效力,曾與美國雷根政府在一九八二年簽訂「八一七公報」,節制美國對台軍售在質與量上的發展,並要美國承諾「無意追求『兩個中國』或『一中一台』政策」,以壓縮台灣的生存空間。不過,台灣與美國的實質關係,在斷交之後仍繼續以不同的形式發展,中華民國還是一個自由而民主的實質存在,至今依舊屹立不搖。(鄭懿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