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設在溪底的移民村
1932-1942年之間,臺灣總督府為了殖民地的統治,調節日本過剩人口及國防、民族同化等方面的考慮,在濁水溪浮復地(俗稱溪底),規劃了豐里、鹿島、香取、八洲、利國村、秋津村等六個官營移民村,移植日本農民到臺灣。台灣中部的日本官營移民村都在台中州北斗郡,其中豐里村的大橋、川上、七星聚落屬北斗境內,分別在北勢寮和西北斗。

移民村的規劃

點選圖可以看放大

移民村每戶分配面積由四甲到五甲半不等,宅地通常占一分五厘,呈方形塊狀。每兩戶成一單位,左、右前後各有六米寬的道路。村內的排水道、飲水設施都在移民搬入前就完成,有如今日規劃完善的重劃區。移民的耕地亦呈方塊狀,整齊的水圳縱橫其間,宅地的小方塊外圍就是耕地的大方塊。

初到異鄉為異客
北斗大部分移民村都在砂地上,一棟棟房舍如火柴盒,四周光禿禿連一棵樹都沒有,許多移民看到自己未來就要住在這種不毛之地,難掩失望之情。而且讓他們最不能習慣的,就是台灣潮濕炎熱的天氣;砂地上的房子在太陽照射下,暑氣逼人,加上移民村的飲水設施一開始很差,罹患痢疾的不在少數;一走出移民村言語不通,有如啞巴,學校裡使用標準語,對許多日本南部地方的移民有如鴨子聽雷。這一切的不適應,都讓他們格外想念故鄉的海洋和青山。
Top
在台灣的土地上耕作


濁水溪流域其他各移民村都屬河川浮復地,土質為砂土和壤質砂土,由於土質不理想,石礫多土層又薄,移民開墾時,必須移入壤土改善地力,並挑出石頭,開墾之初相當辛苦。初期移民種植甘藷、甘蔗因乾旱缺水枯死,或花生不易發芽育成,所幸汗水沒有白留,一兩年後開始有稻作、甘蔗收成,終於得到預期成果,嚐到收穫的滿足和喜悅。

日久他鄉是故鄉


但是大部分移民來台之前,已將財產變賣,少部分父、母仍在家鄉看管家園,年輕夫婦為了改善自己的生活,使子女受到良好教育,毅然變賣家鄉田產,移民臺灣,心中已有埋骨台灣的決心,頗有永不回頭的決心,所以很快就投入這方新天地。在移民村的生活可說相當單調,一年之中最盛大的日子,莫過於參加神社祭典的各項活動。

戰爭陰影下移民村

在軍國主義思想的灌輸下,這些農業移民認為日本絕不會敗戰,但是這個信念,卻因戰爭的結果而粉碎。當日本投降的消息傳來,有如晴天霹靂,失去殖民政府保護的移民,開始嘗到戰敗國的滋味。日本宣布無條件投降後,臺灣同胞歡欣鼓舞。堅信太陽旗永不降下,日本絕不戰敗,準備在臺灣安身立命的日本移民,沒想到煎熬多年卻逢此逆境。

黯然回國

日本移民大部分在昭和二十一年(1946)三月以後陸續遣回。日本人被遣送回國時,必須填寫移交清冊、遣送日僑回國證明書、引揚證明書等,對攜帶物資有嚴格限定;現金不超過一千圓,夏冬季衣服一套,棉被一床,以及其他必需品,帶不走的衣物大多贈與雇工、佃農或舊識。移民乘坐小火車輾轉到基隆港搭船離去,沒有任何移民留在臺灣。曾經雄心萬丈滿懷壯志,以殖民者身份來到殖民地開疆拓土的移民,如今多年辛勞結果付之水流,落得以戰敗國的境況黯然回鄉,但是那一段在台灣移民開拓的歲月,成為他們生命中最深刻的回憶。


延伸閱讀
張素玢,〈日治時期的北斗〉《北斗發展史》,北斗:北斗鎮公所,1999,頁89-133。
張素玢,〈東螺溪畔移民村〉《彰化縣口述歷史(一)》,彰化:彰化縣立文化中心,1995,頁125-168。
張素玢,《臺灣的日本農業移民——以官營移民為中心(1909-1945)》,新店市:國史館,2001。
Top